遺傳基因

作者:蘇緋雲博士

 

十九世紀時,有人以為生物的「行為」可以導致進化。比如,有人解釋為什麼有長頸鹿。他們以為本來的鹿頸子都是短的,都吃地上的青草,如果青草不夠大家吃的話,那麼就會有競爭,吃得到草的才能生存,有些鹿發現他們如果吃樹上的葉子,就不需要與其他的鹿爭地上的草。這些吃樹上的葉子的鹿就比較適合生存,因此就有機會繁殖。「用進廢退」,因為常常伸長頸子吃樹上較高處的葉子,所以伸得多了,頸子自然會較長,就像我們常常舉重,肌肉就會發達。於是這些頸子比較長的鹿也較有機會生下頸子比較長的小鹿。小鹿就更有效的競爭,也有更多的機會「用進」和更有機會活到繁殖的年齡,他們生下的小鹿,頸子更長,這樣,每一代都長更長的頸子,過了多代之後就變成長頸鹿了!

你可能認為可笑,但是一百多年前,確實有這種思想。其實一點不奇怪,我們觀察到的現象,豈非如此?如果我們天天伸長頸子,頸子會否長得越長呢?答案是:「會」。頸子長的人生的孩子是否多點機會有較長的頸子?答案也是:「是」。但事實並非這麼簡單!上面兩個答案都對,但兩個答案串在一起就不一定對了!

在中國西南部的「少數民族」,有喜歡女子頸長的。他們用一個個圈圈套在小女孩頸上,頸子長了,再加上圈圈,這些成年女子都有長長的頸子。那麼她們生下的女兒呢?頸子是否特長?答案是:「否」。小女兒頸子和一般女孩一樣長,如果希望她們有長頸嗎?還要一個個圈圈加在小女兒的頸子上!

我們華人曾經有類似的經歷,有好幾百年(有人說有一千年)之久,中國某些地區的社會認為女子的腳越小越好看,於是在女孩四歲左右就用布條把女孩的腳纏住。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因為我們中間的老祖母或曾祖母還有一些是小腳的,這做法已經沿用了近千年,應該是每一代的女孩,腳會越來越小,但事實並非如此。

讓我舉個更容易了解的例子吧。如果一個年青人把他的小指頭切斷了,他生下的孩子會不會少了個小指頭?當然不會!

但是,我們都知道高的父母生的孩子一般也較高,矮的父母生的孩子一般也比較矮。黑皮膚的父母生的孩子皮膚也較黑,我們叫這現象為「遺傳」。原來生物(動物和植物)是從細胞組成的,每個細胞中都有「遺傳基因」。這些遺傳基因決定這生物是什麼,是人、是牛、是狗、是水果或長青樹等。事實上,生物的特徵都因這些遺傳基因而決定。比如人個別細胞核中有廿三對「染色體」(以前還不知道這麼多有關遺傳基因的事情之前,發現細胞中有些部分染起顏色來時顏色特別深,所以取名「染色體」)。遺傳基因幾乎全部在這些染色體上面,現在,我們知道這些染色體是非常複雜的,到如今,我們還有很多不知道不了解的地方,但是我們知道生物的特徵是由這些染色體上面的遺傳基因決定的,因此,一代的特徵可以傳到下一代,是因為第二代得到第一代的遺傳基因。如果這特徵不是在基因上,這特徵不會傳給下一代。

現在回到長頸鹿,長頸鹿的長頸不是因為伸長頸子伸得多了,所以下一代頸子也長一點,不是的,乃是因為祖宗是長頸鹿,所以生下的也是長頸鹿。如果祖宗是短頸鹿,就算把頸子拉長,生下來的下一代,仍然是短頸鹿。再者,長頸鹿並不只是頸子長的「長頸鹿」而已,你想如果只是把一隻鹿的頸子拉得和長頸鹿的頸子一樣長,牠能夠活得比其他它鹿好嗎?試想,頸子那麼長,心臟和腦部的矩離有多大?你見過長頸鹿站著的時候,牠的頸比心臟高好多。如果只頸子長長,而心臟仍是和本來一樣的話,牠一定會昏倒,因為心臟沒法把血液送到高高在上的腦子裡去!如果長頸鹿飲水的時候,(有沒有見過長頸鹿飲水?)牠要把頭低下去,那麼血是否會沖下腦子引致「腦沖血」呢?

可見,長頸鹿不是單單把頸子拉長而已,牠的心臟、頸子裡面的構造,以至全身,都必須有整體的配合才能生存。因此,長頸鹿是長頸鹿,牠不是頸子被拉長了的鹿。

中國西南部那些頸子被圈子弄得「長」的女人呢?她們都是人,不是別類,她們的遺傳基因是人的遺傳基因;不是「長頸人」的遺傳基因,因此,她們的「長頸」是後天環境造成的。她們的遺傳基因上沒有「長頸」的基因,所以下一代得到的資訊沒有「長頸」。事實上,在 X 光透視下,這些女人的頸子並沒有長,而是胸骨被壓低而已!

至於纏腳,大家都知道是一種十分沒有人道的作法。用外在力量勉強攔阻腳部的正常發展,腳骨被扭曲折斷,以至行動不方便。在小女孩還無能力自己選擇的時候,強加疼苦給小女孩。我的婆婆是清末民初出生的,她的腳也被纏過,不過因為她疼極大哭,哭得非常利害,她父親算是比較開放的人,就「算了」,解開了纏帶,既便如此,她的腳已經被傷害了,一生行動都有些不便。

我的祖母,是再上一代,廿世紀前出生的,但是她的腳是健全的,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時,她已是九十幾歲,行動還正常(她活到 96 歲)。她的腳沒有被纏過,為什麼?我的祖母是個孤兒,聽說在一次鼠疫中家人都死了,小女孩被美國到中國傳福音的姑娘收養了。這些基督徒知道纏腳是違反上帝的創造,上帝的創造才是美好的,因此她們沒有照著當時中國的俗習給我祖母纏腳。因為上帝造人是照著祂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所以這些基督徒沒有重男輕女,也沒有沿用當時世俗的「女子無才便是德」,她們給我祖母上學,以至她成為一位老師(後來她更學了醫學,成為一位西醫師)。

有創造主的話和沒有祂的話,生命有多大的分別!單纏腳一事,不知苦待了多少女人,一生受苦!這些給小女孩纏腳,叫她們一生受苦的人,並不是存心不良,而是無知,他(她)們不是要苦待女孩,而是以為這樣做是對女孩「好」。

有人說,當時的俗習,如果女孩大腳,是嫁不到「好」人家的。「好」大概是指有錢、有地位吧!所以,他(她)們是以為自己在做「好」事,為女孩的前途著想!

這是為什麼創造主不要我們自作主張,自定「好」的標準-自己分別善惡,因為我們沒有造人,沒有造宇宙,不知道宇宙的真理,不知道何為善,何為惡,我們只應該聽從創造主的善惡標準,祂告訴我們的,我們就遵守,不要自作主張。

當創造主造萬物的時候,祂的結論是「好」,而且是「十分好」。如果聖經的話是可靠的,那麼科學的事實應該支持「十分好」的創造。意思是:創造時的一切都十分好,包括遺傳基因,應該都是十分好的,不應該有些「遺傳病」,不應有不健全的遺傳基因。

遺傳基因如果有變化的話,應該是「越變越壞」,不應是「越變越好」的。可惜,在這「十分好」的創造完成之後,聖經又述說了敗壞的入侵,導至敗壞的原由是人的自作主張,自我中心,以自己為主,自定標準,自己分別善惡,不要聽從創造主善惡的標準!因此,敗壞管轄了一切受造之物。如果聖經的話是可靠的,那麼科學的事實應該支持「越來越敗壞」的現況。

雖然,歷史不能重演,我們無法觀察到創造剛完成時的情況,但我們應該能夠觀察到現況-「越來越壞」,科學的事實應是「越來越壞」。如果進化論可靠的話,我們應該觀察到「越來越進」的科學事實。到底我們觀察到的,是支持聖經或是支持進化論呢?

(真理報142期,2005年7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