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哇人"是半猿半人?

作者:蘇緋雲博士

 

1892 年有一位荷蘭醫生名叫杜邦(Eugene Dubois),在今印尼爪哇島上找到一條大腿骨。這大腿骨看起來和人(現代人)的大腿骨沒有分別,他在前一年在同一地帶已經找到一個大的頭蓋骨,看來像是長臂猿的頭蓋骨。後來也找到三顆牙齒,那個頭蓋骨和牙齒的地點相差約十呎(三咪),而頭蓋骨和大腿骨則離開 50 呎(15 米)。

杜邦醫生在同一地帶也找到兩個現代人的頭顱骨和其他和人一樣的大腿骨。但是這些他當時並沒有發表(等了三十年後才發表),只是告訴大家他找到了一條人的大腿骨和一個大的猿頭蓋骨,那頭蓋骨像是長臂猿的,他認為他已找到了所謂的半猿半人“失去的鏈環”。

當時轟動了科學界,大眾媒界以此為進化的證據。科學家紛紛前往研究,不過,杜邦卻不願意展示他的寶貝,把這些骨頭鎖了起來,很少人見到這些骨頭的實體。杜邦認為猿猴不能說話,“這個” 半猿半人的生物,雖然大腿已 “進化” 到和人的大腿一樣,但是頭蓋還未

"進化”,所以應該是還不會說話,所以將這“猿人”稱為“(speechless ape-man)Pithecanthropusalalus”。這也就是我們叫做 “爪哇人 Java man” 的東西了。

其實 Dubois 為何要到 Java 爪哇去?其中是有故事的。早在 1856 年,第一個 “尼安德特人” 被發現的時候,因為 “尼人” 太像現代人,很難以他為猿與人之間應有的環節(以後我們還會談 “尼人”),很多相信進化論的人都希望能夠找到更能滿足猿與人之間的 “失環”。當 Dubois 杜邦在大學的時候,他的一位德國教授就是達爾文的忠心信仰者 Haeckel。赫教授深信達爾文一定是對的,所以猿與人之間必定有那些在進化過程中的半猿半人。赫教授認為既然猿猴不會講話而人會講話,那麼在進化過渡期間必有一些不會講話的半猿半人。他已經給他的假設 “猿人” 起了名字,叫做 “Pithecanthropus alalus 沒有語言的猿人”。赫教授也認為這 “猿人” 可能在東南亞或非洲出現,他更想像這 “無語猿人” 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所以請畫家畫了他的想像,當然那樣子應是站得不太直,笨笨的樣子,這就像了。杜邦深信赫教授的猜想一定是對的,因此他要到亞洲去找這 “猿人”。

1890 年十一月,杜氏在 Kedung Brubus(離開 Trinil 25 哩)的地方找到一個下巴連著一顆牙齒,在 Trinil 找到一些動物化石。1891 年九月,他找到一顆大牙。1891 年十月他找到了一個像猿的頭蓋骨。1892 年八月,在離頭蓋骨約 50 呎的地方,找到了人的大腿骨(或說一條大腿骨,與人骨無異)。後來,在離開頭蓋骨約十呎處找到一顆牙齒。(此外,並找到一些人的大腿骨的部份等。但是這些他當時沒有發表,是等了三十年後才發表的)。當杜氏宣佈那大腿骨和頭蓋骨是屬於同一生物時,消息轟動全球。

杜氏在考慮他找到的化石時,他與赫教授商討,結論是:猿的頭蓋和人的大腿骨正合乎赫教授的理想。赫教授十分興奮,他的電報:“從Pithecanthropus 的發明者致他的快樂發現者 From the inventor of Pithecanthropus to his happy discoverer” (註一)。

一時議論紛紛,很多人真以為找到了 “失環”。而且,大腿已 “進化” 成為人的大腿,只是頭還像猿猴,那麼,進化一定是從腳開始。人的進化先是直立起來的學說,風行一時。杜氏回國演講,只展示頭蓋骨,大腿骨和牙齒。至於他在附近也找到的人頭顱、下巴骨,其他約四條大腿骨(也是像人的),則不出一言,完全不提,他要人家接受他的結論─找到了 “失環”,半猿半人的進化過渡期生物。

你認為呢?杜氏的結論有偏見嗎?為何他找到的現代人頭顱他不公佈於世呢?可不可能他不願意公佈,是因為他恐怕人家會有異議?如果他說:“我找到了二個現代人的頭顱,幾條現代人的大腿骨,還有一個猿的頭蓋骨,所以這大腿骨是屬於這猿猴的。”可不可能你會問:“為何人的大腿不是屬於人的頭顱呢?” 可不可能你會問:“大腿骨和猿的頭蓋骨離開這麼遠,是不是屬於同一生物呢?” 或者,這生物死得好慘,五馬分屍!

那麼,到底所謂 “爪哇猿人 Java Man(後來叫 Pithecanthropus eratus)” 是什麼呢?我想,要是根據那個猿猴的頭蓋骨,只可以說是一隻較大的長臂猿,要是根據那條大腿骨的話,應是正常人。這兩個骨頭不是屬於同一生物,北京博物館的展覽:“腿骨是後來混入的”。

Haeckel 教授根據他的假設想像出來的 “無語猿人” 是事實嗎?當我們看書,看展覽的時候,是否應慎思明辨─什麼是事實,什麼只是某些人的幻想,意見或假設。科學追求事實,希望我們的科學不會變成科幻。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照著偉大榮耀的創造主的形象樣式而被造的。上帝造人並不是用進化的方法,祂沒有造了單細胞,讓它演變,又經長時期的弱肉強食而進化到猿猴,而猿猴又經長時期的弱肉強食慢慢進化成 “北京猿人”、“爪哇猿人”等,而最後進化成你我。這不是慈愛的天父創造的方法,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祂不是讓祂所造的經萬萬年的競爭殘殺,弱肉強食,無數的死亡,才有了亞當夏娃。

上帝所造的是好的,是可以活到永遠,可以與祂溝通,有聰明有智慧的亞當夏娃我們的祖宗。可惜我們的祖宗選擇不要上帝為他們訂下的善惡標準,他們選擇自作主張,自定標準而不要生命。上帝希望他們選擇生命樹,他們偏要選擇自我分別善惡,不服上帝的律。今日,我們每一位也同樣有選擇的機會,我們是否要選擇老祖宗的錯誤,仍然自作主張?或是我們要把握上帝在基督耶穌?給我們的機會,選擇生命?選擇永遠的福氣。自作主張必然帶來不理想的人生,因為我們的智慧有限,我們沒有創造天地,天地的真理我們不是全懂。我們的作法和決定不一定理想,不理想必帶來死亡。感謝主耶穌基督,為我們的不理想(罪的意思就是不理想)而死。如今我們可以選擇祂的生命─勝過死亡的生命,理想的生命。哈利路亞,主已復活!

(真理報150期,2006年3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