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原始人"?

作者:蘇緋雲博士

 

"最新發現─貝爾當猿人"。如果你讀到類似的頭條新聞,你會如何反應?

自從達爾文發表了 "物種起源 Origin of Species"(1859) 之後,不少頭條新聞有類似的報告,很多科學家都"發現"新的化石,希望自己的發現帶來達爾文認為應有的 "猿人" ─部份猿,部份人的生物。

"爪哇猿人" 被 "發現" 於 1890 年代之後,各地的科學家紛紛發表意見。有的認為那發現證明人的進化是從腳開始,因為 "爪哇人" 的腿和現代人的腿一樣,但是 "爪哇人" 的頭蓋骨卻和長臂猿一樣。有的人不同意,意見紛紛,大家都熱衷於發現更多的 "人進化" 的證據,因為這原因,有不少人到處挖地。

1908 年,一位在掘地的工人發現了一個 "椰子",他告訴了那位吩咐他小心掘地,如果發現任何歷史文物要報告給他的 Charles Dawson 先生。這工人以為找到"椰子",後來知道是一個化石頭蓋骨。Dawson 就繼續在這地點掘地尋找了好幾年,有好幾位 Dawson 的朋友也參與這發掘。不久之後,在 1911年,Dawson 再找到一塊化石,可以和第一塊配合在一起。據說在 1912 年,Dawson 找了當時英國博物館管理者Sir Arthur Smith Woodward, F.R.S.也是 Dawson 的朋友,把找到的化石給他看。

1912 年六月的一個星期六,一位天主教神父 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和以上兩人又挖掘到一些化石,其中最有興趣的就是一塊下巴骨。這幾塊 "化石" 都在英國的 Piltdown 地點被發掘出來,因此被稱為 "Piltdown man 貝爾當人"。

當這幾塊化石被配合在一起的時候,可以想像那頭顱很像現代人,不過,下巴倒是更像猿猴的下巴。只是牙齒不像猿猴的牙齒,因為沒有長的犬牙,而且其他牙齒也較猿猴的牙齒平又短些。另外一點是,下巴與頭蓋連接的部份沒有找到,因此失去了這一分辨猿與人的主要部份。

這些化石碎片都與其他一些化石同地點,從其他找到的化石 "確定" "貝爾當人" 已會用工具,以刀雕刻動物骨頭等,一定是相當的進化了。幾年之後在中國北京周口店 "發現了" "北京猿人",就把人類的進化歷史排列起來,認為最早是 "北京猿人",跟著是 "爪哇人","美洲猿人",然後是英國的 "貝爾當人" 和德國的 "尼安德特人",而這些 "猿人" 就是當地現代人的老祖宗! 但是,貝爾當人,也帶來了一些辯論。因為,到底人的進化是先進化腿呢?由下面先進化?或是先進化頭呢?由腦部先進化?由於 "北京猿人" 只有頭蓋骨,沒有其他部份,只是頭蓋骨被認為是比現代人小,比現代猿大,所以應是界乎猿與人之間。而 "爪哇人" 則很明顯的腿已像人腿,頭蓋卻像猿猴,因此 "證據" 指示人的進化是從腳部開始,人的進化被認為應該是因為能夠站起來,因此進化。那麼,現在有了 "貝爾當人",他的頭蓋和人的一樣,但是下巴較像猿猴,這 "證據" 又指向 "人的進化" 是從頭部開始,應該是腦部先發達,而往下繼續進化。這成為一個很有興趣的研究題目:"到底是因大腦進化,帶來人類的進化;或是因為四肢發達帶來人類的進化?"

一直到 1953 年才發現原來 "貝爾當人" 是一個騙局。原來那頭骨是真的化石,而下巴骨卻是現代猿骨。不過這下巴骨被 "動過手腳",有人把現代猿猴的下巴骨頭,染了顏色,叫它看起來像頭蓋骨的顏色,使人以為是同出一生物,同一時期的東西。又故意把分辨認得出是猿猴下巴的部份改掉,如犬牙不在,其他牙齒被磨平,與頭蓋連結的部份不見了。看起來像猿猴下巴,但又不完全像,好像是從猿猴在進化成為人的過渡生物。

四十年之久,這騙局騙了多少熱心的科學家!這些科學家花了多少時間、精神、金錢,悉心研究人類如何 "進化",多少報告和會議在討論這話題。卻沒有發現是在研究和討論這麼一件作假的東西!

但是,是誰在欺騙呢?這是一個最有興趣的話題。因為事過四十年才發現是騙局,因此真相不容易揭發。當時最有關健性人物,大多已過世,沒有辦法查問他們。我們前面所提到的三位重要有關的人,有兩位已經過世,而第三位,就是 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神父,卻說他不知道。這真是一個寫故事的好話題,因為整件事情的始末,到底是怎麼樣,至今也沒有明確的報告。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一些研究這方面的文獻(註)。

有人建議這騙局是為了名利,因為最初是 Charles Dawson 發現頭蓋骨,這 "猿人" 學名為記念它的發現者,被命名為 "Eoarithropus dawsoni"(Dawson's Dawnman, Dawson 的早期人)。因此最有可能的作騙者是 Dawson 先生。有人建議這只是一個惡作劇,本來作假的人是要和科學家開開玩笑,怎麼知道這玩笑竟有這麼多有名的科學家當真有其事,大事研究,叫那惡作劇的人不好意思也不敢出面承認他的玩笑。

無論真相到底是怎麼樣,有一件事情我們可以學到的:科學家也是人,和你我一樣,可能錯誤。我們常以為科學家都是十分理智,細心研究事實的人,但是,其實科學家也是人,他們也會被人家的意見左右。因為被人家的意見左右,因此他們 "細心觀察" 的時候也會有偏見。如果一位科學家認為達爾文是對的,人與猿猴有共同的祖宗,而人是最進化的,他就會認為應該有一些生物是在進化的過程中,因此他會認為化石中必有一些是界於猿與人之間的 "過渡生物"。如果又聽到某些人找到了些 "過渡生物",他的思想很可能被影響,因此比較不會想到用另一個角度來看事情。加上同時代的 "專家" 們都認為某些化石或骨頭就是進化論的證據,這科學家也就不質疑 "專家" 的結論了。

問題還是回到 "事實或意見"。"貝爾當人" 的騙局,叫我們再被提醒,科學的事實和科學家的意見或見解,並不是同樣的。事實是事實,但是,意見不一定是事實。同樣的,神學家的意見不一定是聖經的話,我們也不要因為聽信了某有名的神學家對聖經的解釋而叫我們讀聖經時有了偏見。讓我們一方面用心讀經,一方面用心觀察事實,這樣子,我們就不容易被騙。感謝造我們的上帝,祂給我們有頭腦,也有觀察的器官,就算大多數的人們相信自己的祖宗是禽獸,我們也不必跟從;我們可以自己觀察,而明顯的,事實告訴我們,我們的祖宗是人,猿猴只能生猿猴,狗只能生狗,魚只能生魚,鳥只能生鳥 -- 各從其類,正如聖經所強調的,沒有例外,這是我的觀察,你呢?

(註)參考:

1977, M.Bowden, Ape-men, Fact or Fallacy? Sorereign Publications.

R.Essex, The Piltdown Plot, Kertand Sussex Journal ,July-September 1955, Vol.2, No4, P.94-95.

Vere,F. 1955,The Piltdown Fantasy, Cassell. Weiner ,J.S. 1955, The Piltdown Forger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真理報151期,2006年4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