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三十萬年老的嬰兒?

作者:蘇緋雲博士

 

我們思考了一些「年齡的計算法」之後,發現不論是「放射性元素計算法」、「碳十四計算法」或「標準化石計算法」都有他們的假設,都是靠不住的,有興趣的讀者還可以繼續研究其他的「年齡計算法」,他們會發現所有的計算法都有類似的假設。

有一次,有一位地質學家和我交談,我舉出一些這些「年齡的計算法」的問題,他說:「恐龍化石起碼都是 65,000,000 年老。」我說:「但是我也讀過有人用碳十四法測驗恐龍骨頭,結果只有二萬年老。」他的回答真好玩:「那結果是錯誤的,因為他們用錯了方法。」我一時真摸不到頭腦!

另一次在馬來西亞的一個小城,我們講了第一堂,我宣佈「明天我們會談到化石年齡的問題」。有一位先生會後找我,他說他明天不能到會,但他很想知道化石年齡如何計算,可否先告訴他,我用了五分鐘解釋這些算法的假設,他完全明白,很高興的離開。

奇怪,一位地質學家,應該是有學問有訓練,理性的科學家,怎麼會有那麼奇怪的結論:「他們用錯了方法」。我心?說:「是不是要先知道答案才選合適的方法?」,「如果我已經知道答案,那我也就用不著再用某方法去測這東西的年齡了。」

一次,我告訴一位先生關於聖海倫火山 1986 年才「出生」的石頭,以鉀一氬放射性元素計算法,得到的年齡是三十五萬年,可見放射性元素計算法有問題。怎麼知道他說:「這麼近代的東西不應用這方法,用錯了方法。」我心?想:「在已知年齡的樣本上得到的答案錯得那麼嚴重,我們怎麼有把握在不知年齡的樣本上用這方法得到的答數是對的呢?」

過去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沒有目擊人,我們實在沒有辦法確知這些事情發生至今有多久。但是,如果我們發現所用的方法都靠不住的話,那麼我們也無需接受某些人的意見。今天,很多人是以為科學證明這種億萬年的說法,因此不加思考就接受了。當我們了解所謂「億萬」年,不是科學的事實,只是某些科學家的見解和意見吧了,我們也就可以客觀的思考各方面的科學證據了。

「科學美國人 Scientific American」這個月 2006 年十二月份的雜誌封面是一個所謂「猿人」的頭骨,標題是:「3,300,000-year-Old Baby」(三百三十萬年老的嬰兒),十分搶眼。下面是「What She Means for Human Evolution她對人類的進化有何意義」。這個所謂三百三十萬年老的「猿人」化石,「她」的年齡是如何計算的呢?有人問:What is the uncertainty of the measurement of the age of a fossil like Selam? What technology is used? (這個叫做 Selam 的化石其年齡計算的不準確度為何?用什麼科技計算?)

回答是:我們計算了這化石上面和下面的火山灰的年齡,下面那層灰是這孩子未死前堆積的,上面那層是她死後堆積的。觀察這化石的位置和火山灰的關係,決定這化石的年齡是 331 萬年與 335 萬年之間─不準確度是4萬年(註一)。

當然,這回答沒有告訴我們,他們用何科技計算這化石的年齡。不過,從問題和回答,我們都可以學到一些當代人的思想模式。

問的人的思想並沒有疑問「330 萬年」,只是要知道不準確度。回答的人沒有想到既然用的是火山灰,而火山灰的堆積並不是「古今一貫」的。比如,聖海倫火山 1980 年五月十八日的爆發,一瞬那之間就堆積了幾十呎厚的火山灰(1980 年五月十八日下午量到三十呎厚的灰);過了不久,又堆積了幾十呎(1980 年六月十二日黃昏又堆積了廿多呎,而且是很多薄層)。

今天在聖海倫火山上仍然可以看見那時在一瞬那之間發生的遺跡。那麼,所謂在「某東西」之上和之下的灰,在時間上相差多久呢?所以:「下面那層灰是這孩子未死前堆積的,上面那層是她死後堆積的」這句話是合理的,但和這兩層的「年齡」是什麼卻是沒有關係。

所以這回答並沒有告訴我們「年齡」如何計算。不過,一般都是用「放射性元素」計算。而我們現在已清楚選用的「年齡」是根據「標準化石」。而「標準化石」,記得嗎?是根據進化倫!

再回想這所謂「3,300,000-year-Old Baby」是不是真的是 330 萬年呢?當我們讀這類報告的時候,我們的頭腦要清楚,我們要看的是找到的實物,不必要被人家所相信的「年齡」影嚮我們的思想。我們要看的是:真正找到什麼化石,不是人家塑造的模型是什麼樣子的。當我們看事實的時候,我們就不容易被騙。我們也能夠從事實得到合理的結論,當我們讀不同進化論學者的文章時,我們看他們的辯論也會有「旁觀者清」的優點,這 330 萬年是否事實?

註一

ScientificAmerican,December2006P.83

What is the uncertainty of measurement of the age of a fossil like Selam? What technology is used? A: Diana C. Roman of the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 dated the fossil by ascertaining the ages of the layers of volcanic ash around Selam. One layer was deposited before the child died; the other was deposited some time after she died. By interpolating the position of the fossil relative to those two layers. Roman determined that the fossil was between 3.31 million and 3.35 million years old - an uncertainty of 40,000 years.

(真理報160期,2007年1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