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尼人」館

作者:蘇緋雲博士

 

上個月我們應邀到荷蘭南部和盧森堡去,發現德國的 Dusseldorf 並不是那麼遠。抓緊沒有聚會的一天我們請文麗芳傳道萬忙中開車帶我們去那邊,因此有機會重遊「尼安德特人」博物館。

對於「尼人」,我們甚有興趣,因為各地科學家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說「尼人」是人類進化過程中不適合生存的,已絕種;有的說,「尼人」是和我們一樣的人,只是有骨頭病態;有的說,「尼人」不會和我們一樣聰明;有的說,「尼人」的遺傳基因和我們的混在一起,我們都有「尼人」的基因。意見紛紛,誰是誰非?

自從 1996年《國家地理》雜誌登了當時「尼人」的造型─穿了一套三件頭西裝的歐洲人─我們就很想去親自看看,親自拍下那個造型。所以 2001 年我們應邀到瑞士去的時候,我們就特地留了兩天去德國「尼人」博物館,看看究竟。可惜 2001 年的造型又不同了,那個穿西裝的「尼人」變成穿動物皮(連毛)的「尼人」。可見事實和意見是不同的,事實不會改變,但意見可以隨時改變,這是本欄講題的重要思想之一。

我們要活個合乎真理的人生,必需分別什麼是事實,什麼是「科學家」或其他人的意見。這次重遊「尼人」博物館,又給我們一次機會動動分辨的腦筋。

一到博物館,就見到新的「尼人」造型,這個「尼人」很快樂,笑口常開,穿的又不同了,是用一塊沒毛的皮,以一條帶子綁在腰上,拿著一枝棍子,站在一隻毛象旁邊,這表示「尼人」和毛象是同時期的生物。根據進化論,毛象應是上個冰川時期絕種的。根據進化論,那是 100,000 年前(但也有說是沒有那麼久之前)。根據聖經,上帝在幾千年前,以六天的時間造了「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陸地生物和人都是第六天造的,上帝造的是「各從其類」,因此「尼人」也是人,和我們一樣是亞當夏娃的後代,可能「尼人」是挪亞洪水之後的人,環境較惡劣,佳在山洞裡,陽光不足,會有不健全的骨頭。

自從 1856 年發現了 Neander Valley(Valley=tal)的十六塊骨頭之後,各方的人都有不同意見。開頭,沒有人認為那不是人的骨頭,但是 1859 年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出版之後,就有人認為人類也和其他生物一樣,物競天擇,從「非人」進化成為「人」。

因此,這一百多年來就有各種各樣的意見。最近,有人研究了「尼人」的基因,又有了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尼人」的基因與我們有很大差異,有人認為「尼人」基因與我們基因的差異並沒有比現代人與現代人的差異大。

這次我們重遊「尼人」館,並沒有看見有什麼新的實物,但卻有不少新的意見。這些堂而皇之的大牌子,掛在這世界級的博物館牆上,我們看了之後,啼笑皆非。可能覺得好玩,好笑,但其實是好可怕,因為錯誤的思想會帶來錯誤的行動。與大家分享一些,讓你思考一下。

「東邊的故事:人類的故事在非洲開始,大約一千五百萬年前(15,000,000 年前)地殼在東邊裂開了,岩漿噴出,導成山嶺和山谷,有幾千公哩長,這就是 The Great Rift 山谷的形成。同時,世界的氣候開始冷卻,在山的東邊,雨水減少,氣候越來越乾燥,森林的樹木越來越稀少,最後變成 Savannah 薩凡納沙漠。四百萬年前,第一個像人的生物出現了,叫做 Australopithecine 靈長類動物。牠們還是很會爬樹,但是牠們也會直立行走,適應了沙漠生活。牠們的生存策略給人類進化帶來所需要的推動力。」

請思考一下,這「東邊的故事」有多少是事實,有多少是人的意見?

第一句,「人類的故事在非洲開始」。這是有目擊者的觀察而記載下來的歷史嗎?「一千五百萬年前」,這又是根據什麼呢?時間,只有一個辦法可以確定,就是目擊者的記載。其他的方法都不是在計算時間,而是在計算其他的變化,然後把那些變化解釋為時間。根據本段,那時並沒有目擊者,因為還沒有我們這種會寫字會記載的人!

「氣候開始冷卻」是歷史的事實嗎?誰在場,誰記載?「四百萬年前」,又是沒歷史記載,沒目擊者。「牠們也會直立行走」,證據何在?

你大概知道我的意思了,每一句我們都可以問:是事實或是意見?以前,解釋長頸鹿的頸子為什麼那麼長,是因為常常伸長頸子吃樹上高處的葉子,因此不必和其他生物搶食物,因此適合生存。伸得多了,頸子就會長,下一代的頸子比其他鹿長,這樣一代代下去,就變成長頸鹿了。現在,我們都知道,要傳到下一代,必需是遺傳基因有變化,但是,其實,現代進化論學者還是和以前同樣的解釋。

這些會爬樹又會直立行走的生物,怎麼長出直立行走的腳和腿呢?用詞不同,其實觀念還是一樣。「適應沙漠生活,生存策略」,就會長出能直立行走的器官和所需的神經、血液系統、筋骨、平衡器官、脊椎骨等等嗎?

這些新的器官和系統都需要有整套遺傳基因,支配新的蛋白質的製造,新的激素的產生,新的能量供應系統等等。你看見嗎?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而且,遺傳基因不會因為見到有需要就造新的。遺傳基因是在細胞裡面,根本「見」不到環境,不會因為「見到」有需要因此產生新的遺傳基因來應付新的環境。

重遊「尼安德特人」科博館,發現一些新的展覽,其中之一是「尼人沒有酒渦,所以他們的臉比較尖突」。我們拍了照片,回到美國時,告訴我的女兒和家人,當然,這是根據「尼人」的化石。所謂「尼人」,不像其他的所謂進化過程中的「直立猿人」。其他的所謂猿人,只有很少的骨頭,比如「北京人」命名時,只找到三顆牙齒。1926 年找到兩個牙齒,1927 年再找到一個牙齒。根據這三個牙齒,當時在場的加拿大科學家,就決定那是華人的「祖宗」,命名為「北京人」。「尼安德特人」卻是不同,有找到很多骨頭。現在「尼人」科博館告訴我們「尼人」是沒有酒渦的。

當我告訴我的孫兒時(他們兩個都有酒渦),八歲的小孫女說:「他們怎麼知道〝尼人〞沒有酒渦呢?他們只有骨頭,怎麼知道〝尼人〞沒有酒渦呢?」說著,就用手指把自己的嘴唇往旁邊一拉,然後說:「你看,我的酒渦並不是在我的骨頭上。」

「科學聖經人生」這欄,目的是讓我們能夠客觀的思考,以前學過的資料,可以重新以客觀的態度審核,是事實或是某些人的意見。現在看到,學到的,也要以科學求真的態度審核,是事實或是意見。

「尼人」沒有酒渦,是事實或是意見?我們的小孫女說的合理嗎?從找到的一堆骨頭,是否可以斷定「尼人」沒有酒渦?

另外一個展覽是解釋「家庭」單位的建立,這展覽說,我們還不是人類的時候,較像猿猴,猿猴身上有很多毛。去看看猿猴,小猿猴出生之後,就會捉住媽媽身上的毛,媽媽不需要抱住牠,媽媽兩隻「手」都可以做事情,所以很方便。但是,當「人的祖宗」進化的時候,身上的毛漸漸少了,小嬰兒出生之後不夠毛給牠捉了!漸漸毛越來越少,捉不住了,所以母親只好抱著牠,但是,這樣一來母親就不夠手做事情了,所以「父親」只好幫助家務,慢慢的,父親和母親就形成了比較固定的關係,進化成人類的家庭單位!

你看了這展覽,有何感想?我看了之後,一方面啼笑皆非,一方面歎息人的自甘墮落,高尚的地位不要,要承認自己低落!

當然,我也想到,這種解釋有利於我們華人(或蒙古種人),因為我們身上的毛比「白種人」少(一笑)!如果越進化越少毛的話,我們理當是比「白種人」更進化了!各位當然知道人只有一種顏色,我們都是棕色的,其實沒有所謂的白人黑人或黃人。我們全都是同一個色素,只是有些人色素比他人多或少而已。

家庭的建立更不是因為身上的毛少了,所以需要父親幫忙。相反的父親是非常重要的,不是單為了賺錢養家。創造主設立家庭,叫我們更了解祂與我們愛的關係。家庭不是單為了生存,當為了傳種,不是單為了養活下一代叫人類繁殖下去。適者生存,弱肉強食,這是多可憐的思想,多可憐的自我形象!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照著創造主榮耀的形象被造的。人本身是有創造主賦予的價值和尊嚴。人,有沒有結婚,有沒有生兒女,有沒有孫兒,都是同樣的價值。而進化論要告訴我們,人的價值只是繁殖,只有那些能夠留下孫兒的,才是有價值的。人生的意義只在乎留下自己的遺傳基因!

如果結婚的話,也不是像「尼人」科博館所說的,只為了照顧子女。父親只是「不得已」要「加入」家庭單位。不是的,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所設立的第一個人際關係是夫妻關係。上帝造了一切:地球、海洋、植物、光體、水族、飛鳥、野獸、爬虫等等後,才造人。上帝預備了人一切所需的,再加上一切美好的動植物,然後預備一個美麗的家園給祂所造的男人。告訴這第一個男人如何照顧他的家,叮嚀他不要自作主張,要遵從上帝的命令。然後,造了女人與他做配偶幫助他,告訴他怎樣建立家庭。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一男一女照著創造主的設計,成立家庭,第一步是先要成熟,先要能夠獨立,不能仍然依靠父母。生活要獨立,經濟要獨立,思想要獨立,感情要獨立。成長的人,才能進入婚姻關係,離開父母,才能與妻子連合。離開父母,才能建立一個新的單位,這個新的單位要以意志保護婚姻,不是理所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要進入的。婚姻,是以意志決定,要與對方連合。因此這結合,是要繼續以意志保護,以意志建造。

「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以弗所書五章22-24節)敬畏基督是大前提,然後是彼此順服,妻子順服丈夫,因為愛,而順服表達了愛。

「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仍是聖潔沒有瑕疵的。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以弗所書五章25-28節)

丈夫不是多餘的,不是只利用他來幫忙家務,因為妻子身上的毛不夠給孩子捉,只好用手抱,因此不夠手做家務,丈夫才不得已加入家庭!其實就算沒有孩子,丈夫還是一樣重要,一樣得到尊重!

丈夫與妻子,也不是因為妻子有了孩子需要幫忙,丈夫乃是愛妻子,為妻子捨己。以愛和捨己表達順服,但仍然「正如基督」,敬畏基督是大前提。愛妻子不是沒原則的,仍然是在敬畏基督原則上,不是照人的意思,乃是照基督的意思。被丈夫如此愛的妻子,當然是榮光煥發的。

「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因我們是他身上的肢體,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以弗所書五章30-31節)上帝的設計是多麼的美麗,多麼的高貴!

夫妻關係是多麼的美麗,愛的關係是多麼的美好!感謝上帝美麗高貴的設計。

(真理報208 & 209期,2011年1&2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