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菌快速進化嗎?

作者:蘇緋雲博士

 

最近常常有人反應關於「進化」的發生,媒體常用「病毒又進化了」、「細菌快速進化」等詞句,叫我們不知如何。如果「進化」是在我們眼前發生的話,那我們當然相信而接受,因此有些神學家也說「上帝是用進化來創造的」,甚至一些有名的神學家以前是不相信進化的,現在也說他們接受進化的觀念。

如果上帝真的用進化來創造,那麼聖經就不可信了,因為聖經明說「上帝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篇33篇9節),「上帝說要有光,就有光」;「上帝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上帝說,地要發生青草……事就這樣成了」;「上帝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創世記一章)。而最後,「上帝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創世記一章31節)。「天地萬物都造齊了,到了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創世記二章1-2節)

如果聖經可靠的話,當然就不會有「漸進創造」說上帝造了「原始生物」,過了很久很久,又造一些,再過百萬年,再造更高等的生物;也不會有「神導進化論」說進化是事實,不過是上帝在管理進化過程,等不同的理論。如果聖經在這麼重要的大前題上是不可信的話,那我們應該不要相信聖經了。

有人說,創造主如何創造,是立刻的,是慢慢的,是怎樣都不重要,倒是聖經的價值觀和道德觀重要。那我要問,這位要我們不撒謊的上帝如果不可信,那祂是背乎自己了!上帝要我們聽祂,因為祂是信實的,而祂是造我們的,祂愛我們,祂知道我們的人生應如何處理才會平安喜樂。聖經的價值觀和道德觀,都建立在上帝是我們的創造主的事實上。

那麼,這些在媒介上到處飛,有關「進化」在發生的資訊,又是怎樣呢?

我們先來講講「進化」一詞,中文是十分易了解的,進化就是越來越進步的變化。什麼在進步呢?依進化的觀念,就是從單細胞越來越增加器官,以至成為有眼睛,有嘴巴,有頭腦等的你我。以現在所了解的遺傳基因,就是從很簡單的單細胞的遺傳基因,逐漸增加新的基因,以致有了管理製造眼睛、嘴巴、頭腦的基因。或可以說是資訊的增加,就是宇宙中本來沒有的資訊,不知如何自然而然,在無設計者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的增加著。

但是,雖然我們華人自認是很優秀的民族,卻在不知不覺中被他人影響。所以我們不得不要研究一下「進化」一詞在英語什麼意思,「evolution」一詞,如果你看字典的話,有以下的意思:

1.(生物學)進化

2.演變

英文的「evolution」一詞其實是變化的意思。那麼我們看人家的文獻的時候,就要小心,因為作者是在說「變化」,或是在說「進化」呢?

「變化」當然是事實。我們每天都看見生物(非生物也是)在變化,最明顯的就是自己,你有沒有看見自己在變化?比如我,以前血壓一直很好很正常,怎知起了變化,現在有時會太高;以前血糖指數也正常,怎知起了變化,現在要小心,一吃糖就立刻太高;結婚時腰圍只有18吋,怎知逐漸變化,現在都不好意思告訴你了!

所以,當我們讀人家的文獻時,要小心,作者描寫的「evolution」是「變化」呢?或是「進化」呢?才不致被混亂。

相信進化論者常常以「細菌」對藥物的「抵抗力」為例,告訴我們進化真的在發生。那麼就讓我們來看一看所謂細菌對藥物的「抵抗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變化」或是「進化」?或是沒有「變化」也沒有「進化」?

相信「進化」者說,因為環境改變,所以生物起了「變化」,那些適合生存的就生存下來,不適合新環境的就被淘汰。這樣經過很長時間,長出新器官或新系統的生物就生存下來,沒有長出適應新環境的器官或系統的生物就活不了。因此越來越「進化」,自從廿世紀中葉以來,人類造了抗生素,給了細菌新環境,因此,那些「進」出新資訊的細菌就活了,沒有「進」出新資訊的細菌就不活了。現在我們眼見「進化」在細菌世界速度奇快,眼巴巴的見到只有幾十年工夫,細菌已經「進化」了。

細菌的「抵抗力」是進出來的嗎?有人培養了從被冰封的屍體上收集的細菌,發現這些在「抗生素」未被發明之前存在的細菌也能「抵抗」抗生素。什麼意思呢?那些細菌沒見過抗生素,本來就有「抵抗力」,它們的「抵抗力」不是進化出來的,而是本來就有的,所以和「進化」無關。

在各種的細菌裡,本來就有各種的抵抗力,並不是遇到抗生素,遇到新環境,才長出抵抗力來,所以不是進化出來的。

細菌是單細胞,它們有一些特點,它們有一些小小圓形的遺傳基因(plasmid),這種小基因是可以由一個細菌「流」到另一個細菌的。因此,一個本來沒有某「抵抗力」的細菌可以因為和另一個有「抵抗力」的細菌在一起,而得到「抵抗力」。有「抵抗力」(比如,對X抗生素有抗力,這基因叫R)的細菌,與無R的另一細菌接近,有R的細菌伸一條管導進無R的細菌裡,把自己的DNA給對方(給一條,自己還有一條),現在兩個細菌都有這帶R的DNA。然後各自製造相配合的另一條DNA,現在,兩個細菌都有了抗力。參見右圖。

這當然不是進化,這是拿本來有的東西,大家「分享」而已。

「抵抗力」,更適當的描寫是:「不敏感」、「無反應」。因為不是細菌主動抵抗藥物,而是細菌對藥物「不敏感」、「無反應」,因此不被藥物殺死。

「細菌又進化了,本來沒有抵抗力,現在有了」。我們常聽說細菌進化了,有抗藥物的力量,因此藥物又沒有用了。到底細菌進化出抵抗力來嗎?或是某藥物不能殺死某細菌,不是細菌進化引起的?

上面提到單細胞的細菌,各有它們的「保護基因」,叫它們可以生存。而這些「保護基因」多是在小小圓形的「質粒」(Plasmid)上面,這些小小的遺傳基因能夠從一個單細胞「傳送」到另一個單細胞─不一定要同種的單細胞,不同種的照樣可以「傳送」。

在我們還沒有「發明或發現」抗生素之前死去了的人身體上,已經存在著所謂有「抵抗」抗生素的細菌。比如,1988 年 Alberta 大學研究了 1845 年在北極死去的探險者,他們的身體被冰凍了,在三位死人的身上,研究者發現有六種 Clostridium 的細菌,對 clindamycin 和 cefoxitin 有「抵抗力」,而這兩種抗生素是那些人死後一百年才有的。這種 clostridium 的細菌是人類腸子裡面的正常存在的細菌。

我們都知道盤尼西林(penicillin,即青霉素)是很早被發現的抗生素,盤尼西林的發現在醫學界是驚天動地的史實。在盤尼西林被發現之前,很多人因為感染病而死。我記得小時候,家父也認為盤尼西林是很有效的藥物,對某些病功效神奇,我想家父那一代的醫生都有盤尼西林備用。當時不是用「一次丟掉」的針筒針頭,而是要洗的,那是我有的時候幫家父做的事情,洗用過盤尼西林的針筒針頭特別多功夫,因為是油質,要清洗好多次才乾淨。

但是,後來就聽說盤尼西林失效了,然後就聽說是因為細菌進化了,現在對盤尼西林有了「抵抗力」。1950 年代,幾乎所有的 staphylococcus 細菌對盤尼西林都沒有「抵抗力」,1980 年代以後,幾乎百分之 90 的 staphylococcus 細菌對盤尼西林都有了「抵抗力」。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是因為環境改變,所以進化,像進化論所說的嗎?其實並非進化,不是因為環境中有了盤尼西林,所以細菌就「進」出一些「抵抗力」來。這是前面所說的,一些本來有「破壞盤尼西林」本能的細菌,與其他細菌「分享」了它們的本能。

後來發現這「破壞本能」是一種霉素,叫做 beta-lactamase,這霉素導至盤尼西林的 β-lactam 部份被破壞,因此有這霉素的細菌就「不怕」盤尼西林了。不但「不怕」盤尼西林,連所有有 β-lactam 的抗生素都「不怕」了!製造這霉素的遺傳基因是在前面所提的小圓形基因上,這基因可以從單細胞傳送給其他單細胞。沒有這霉素基因的細菌被殺死了,當然有這基因的細菌就大大的繁殖了。

就比如,我們把正常的狗殺死,只留下短腿的狗,當然以後的狗多數是短腿的了。很明顯,那不是進化!

有些抗生素殺菌,是因為這抗生素攔阻了某些重要的原料的製造。比如,葉酸(Folicacid)是某些細菌生存的要素,如果攔阻了這葉酸的製造,細菌就不能生存了。Salfonamide 磺胺就是可以攔阻細菌製造葉酸,因此殺菌。但是這細菌如果得到其他細菌「傳送」了製造葉酸的基因,它就能夠製造葉酸了,它也就「不怕」磺胺了!但是,這也不是進化!有的細菌「不怕」很多種抗生素,因為它得到不同的「傳送」,給了它不同的基因,叫多種的抗生素對它失去功效。

其實,把這情況稱為「抗生素對某細菌失去功效」比「細菌對某抗生素生出抵抗力」較為合理。

有一些癌細胞是多種抗生素對它都無效的,這是因為這些癌細胞有一些基因,能夠製造「抽藥機」,把藥物「抽出來」,叫藥物不能在細胞裡面,因此藥物就無效了。有些細菌也可以得到這類基因,把我們用於殺死它的藥物從細菌裡「抽」出來,因此那藥物對它也就失去功效了!但是,這也不是進化!

讓我們繼續討論,不但病菌的所謂「抵抗力」(把它稱為抗生素「失效」比較準確),也會討論殺蟲劑的「失效」等有趣的話題。進化論信仰者常常以這類事情做為「進化正在發生」的證據。我們要先了解「進化」一詞的定義,可能用的人的定義只是「變化」,不是「進」。有些進化論信仰者可能是真正分不清「變」與「進」的分別;但是,有些進化論信仰者可能是故意混亂其詞,以大家都同意的「變化」為例,然後把它改成「進化」。上帝給我們每人一個腦袋,只要我們思想清楚的話,我們不會被人家攪亂的,我們不需要怕,只要不怕問,真理自然顯明。( 註:以上取材 Jerry Bergman, "Does the acquisition of antibiotic and pesticide resistance provide evidence for evolution? " 和其他文章)

因為病菌不斷在變化,雖然這些變化不是「進」,常是「退」或「不進不退」,但是卻叫人類發明或發現的藥物,一直變為無效,我們還是有病疼死亡。聖經告訴我們,這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因為耶穌基督,我們的創造主,「他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了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二章5-8節)

因為耶穌基督的降生,因為祂的虛己,因為祂謙卑,為我們這不理想(因此必死)的人而死;因為祂的復活,證明祂勝過死亡,所以我們在這必定敗壞的世上,我們身體必會有病疼死亡的情況下,我們可以「不介意」,因為我們有盼望。那一天,「我們的身體得贖」,就不再有病疼死亡了!「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啟示錄廿一章4節)

讓我們不但記念過去,也盼望將來。不要上當,無論醫藥如何昌明,人類如何環保,這不理想的天地,「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得後書三章)「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

聖經告訴我們「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九章27節)如果我們口裡承認耶穌為主,為生命之主,信上帝叫祂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現在,當上帝審判的時候「誰能控告上帝所揀選的人呢?有上帝稱他們為義了。」(羅馬書八章33節)。感謝主耶穌基督-聖誕節的大好禮物!這永恆的無價之寶你得到了沒有?

(真理報218&219期,2011年11&12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