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曾被觀察到?

作者:蘇緋雲博士

 

在一次的電台採訪中,當代有名的反對聖經、反對基督徒的進化論信徒 Dr. Richard Dawkins 這麼說:「進化曾被觀察到,只是進化發生的時候沒有被觀察到。」(Evolution has been observed. It's just that it hasn't been observed while it's happening.)

我小心思想這句話,發現有點莫名其妙!意思是否:進化發生的時候沒被觀察到,所以我們可以結論說進化曾被觀察到?好像說:「他偷東西時沒有人看見,所以有人看見他偷東西。」

但是,在 Dawkins 的書中,他卻有一整章在告訴我們進化就在我們眼前發生(Before our very eyes)。因此,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在眼前發生的進化」是真的進,或是只是同類之中的不同表現,和適生存的結果。

最近有一位父親問:「如果聖經是對的,上帝只造了亞當夏娃,而我們都有亞當夏娃的 DNA,為什麼我們現在有這麼多不同的人?」

我很歡迎這些問題,因為這表示這父親有思想,而且他肯問。六月份我們有父親節,特別提醒我們孝敬父親。我希望為人父親的不但自己求知,更幫助子女求知,因為真理是不怕問的。愈問,真理愈顯得是真的。父親們自己不怕問,也鼓勵兒女多問。有禮貌,為求知而提出問題,是應該鼓勵的事情。

我怎麼回答那位父親的問題呢?我發現如果我以化學和生物化學去回答的話,不但我會累死,他看了也會累死!所以我用很簡單的方法回答。分享一點:

我們的遺傳基因都在 DNA 上面,但是 DNA 不是原封不動地從一代傳到下一代。DNA 有無數不同組合的可能,就像一本辭典上面有我們所用的辭句,你用這本辭典,我也用同一本辭典,但是我們各寫的文章卻是不同的。我們都傳承亞當夏娃的 DNA,但是因為不同的組合,每個人得到的組合都不相同,所以現代每個人都不是完全一樣的,不知道這簡單的解釋有沒有幫助?

現在,讓我們回到 "Before our very eyes" 審查一下,是否我們真的觀察到進化。請記得「進化」不是單單「變化」,而且要求「進」,有新的資訊,才能夠從無眼無耳的單細胞,「進化」成為有眼有耳的人。

有一位科學家 Dr. Lenski,用了多年的時間養大腸桿菌。如果進化真的發生的話,因為細菌是單細胞生物,繁殖又很快,我們應當能夠看見進化在發生。

細菌又可以被冰凍,解凍後能夠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仍可生存繁殖。所以,實驗者可以冰凍細菌,好像保存「化石」一樣,又好像在某時間拍了一樣照片,保存那時間的「進化階段」。Dr. Dawkins 說:「試想,如果我們能夠冰凍露茜 Lucy (所謂三百萬年前的「猿人」),然後解凍,讓她繁殖,看她進化,那是多好!」「Dr. Lenski 用細菌作實驗,可以冰凍,可以解凍,可以觀察進化過程。」

Dawkins 說大腸桿菌(Ecoli)為數極多,根據 Lenski,你的大腸裡現在就有 1,000,000,000 E Coli,多數是無害的,有的是有益於人類的。但因為有突變,所以有時會出現一些有害於人的品種。因為 Ecoli 數量極多,雖然繁殖 10 億次才可能有一次突變,在全球那麼多的 Ecoli 之中,每天都有突變在發生,這就給進化很多的機會。

Lenski 和他的同事從事了廿年苦幹,培養了相當於 45,000 代的 Ecoli -- 相比人類 45,000 代,就是差不多一百萬年。

我們已經提過,有些所謂一百萬年前的細菌被發現,而比較現代的細菌,竟然是一樣的。這些細菌應該和現代細菌有很大的差別,因為一百萬年應該給細菌有億萬代的機會突變。但是,事實上,它們竟然是一樣的!而且如果一百萬年是事實,它的 DNA 也應該早就朽壞了!

讓我們看看 Lenski 的實驗,所謂等於一百萬年的人類進化,有何成績。

Lenski 廿年的苦幹,他與同事養了 Ecoli,養在富有葡萄糖的瓶子裡。開始時細菌當然繁殖很快,因為食物充足;之後,食物不夠,當然繁殖也慢了;最後細菌挨餓,從這挨餓的細菌中取了 1/100 幸存者,放進新的有充足葡萄糖的瓶子裡。這些幸存者因有食物,立刻飛快繁殖,直到又是挨餓,又從幸存者中取 1/100 放進新的瓶子裡。重複這過程,每 500 代就取些冰凍起來。

結果發現細菌的體積增加!大的細菌比較能存活,前 2000 代,細菌的體積一直增加,然後平緩。

剛和一位護士談到這一點,她問說:「那麼進化成什麼呢?」很好的觀察。沒進化成什麼,還是 Ecoli!

但是 Dawkins 說,他們發現有 59 個基因,同樣的 59 個基因,在不同的品種都增加了表達的次數。他認為,同樣的 59 個基因都有變化,是不可思議的,一定是逐漸、逐步地漸進,導至同樣的變化,這就是明顯的進化了! 這真是奇怪不過,相信智慧設計(Intelligent Design)的生物化學家 Dr. Michael Behe,研究了 Lenski 的實驗。發現這 59 個基因有一個共同的「管理基因」。這「管理基因」影響這 59 個基因的活動─增加或減少。可能因為當食物不足的時候,細菌「犧牲」某些功能,將精力放在叫細菌生存的功能上。比如,這些細菌不需行動去找食物,所以「犧牲」當時比較沒用的鞭毛,將精力放在增加體積上。事實上,這些體積較大的細菌變成有些東西不能消化,DNA 的修補也沒那麼有效。所以這些體積較大的 Ecoli 並沒有「進」,而是「變」;但「變」的方向不是「進」而是「退」!

Lenski 又以電腦程序模仿細菌的繁殖。當然,這和事實是無關的,在真正的世界上,化學品都是跟從熱力學第二定律的,化學元素不會自己排列成自謀生存,自己維修的新陳代謝途徑。生物如細胞,擁有分子機械,這些機械是由微妙的程序指引而成的,這些程序當然是由智慧設計而成的。

Lenski 的實驗除了細菌體積漸大之外,更有叫 Lenski 一夜成名的發現,就是在 33,000 代之後,有一品種突然增長六倍之多!因為只有這品種突然「獲得」消化果酸(Citrate)的能力,因此食物突然增加。

但是,這是「觀察到進化」嗎?其實,這也可能只是「變化」,沒有「進」,可能只有「退」。 生物學家 Don Batten 這樣解釋,Ecoli 本來在無氧狀況下也能消化果酸,意思是 Ecoli 本來有消化果酸的整套機械,但有氧氣時只用葡萄糖比用果酸經濟,所以這消化果酸的機械不開動。現在,這品種在有氧無氧的狀況下都啟動消化果酸的機制,很可能是有些東西壞了,因此不是「進」而是「退」。例如,路燈的開關當太陽下山時就啟動,路燈就亮了;那感光器可以幫助節省用電,但是,現在路燈白天也亮,夜晚也亮,因為感光器有了障礙!

上帝創造天之始,祂看著一切所造的都十分好。但是,人類要自我中心,自作主張,不聽從上帝之後,一切被造之物都趨向敗壞。所有的「突變」,就是胡亂的抄錯,都會是趨向敗壞而不是趨向「進」的方向。不是愈多突變就愈多資訊,不是愈多突變就愈好!

Dawkins 所提 Lenski 的實驗,並不是叫我們觀察到「進化」,我們觀察到的細菌仍然是細菌,Ecoli 仍然是 Ecoli。如果照 Lenski 等的意見,他們廿年的實驗相當與人類一百萬年的「進化」,那麼,二百萬年前所謂人類祖宗應該和現代人有明顯的差異。這樣,如果再養那些 Ecoli 廿年,應該有顯然的差異,但是事實上,再養那些 Ecoli 廿年,它們仍然會是 Ecoli;而且,體積的增加也停止的,變化只會在「類之內」,在被造的類之內可以有不同表達,則有不同品種,但不能超越被造的範圍,細菌永遠都只會是細菌!

常有父母問我有關教養兒女的問題,治本的辦法,第一步就是要幫助兒女明白「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因為祂創造,因此只有祂才知道天地一切的真理,也因此祂是智慧的源頭,祂也是立法者和執法者。

真盼望各位父親有快樂的父親節,享受父子親情,享受天倫之樂;更要抓緊學習的機會,得以成為稱職的父親,指導兒女人生真義,正確的追求目標─達到上帝造我們的目的和標準。

參考資料:Sarfati jonathan, "The Greatest Hoax on Earth ?" Creation Book Publishers, Atlanta G.A. USA 2010.

(真理報225期,2012年6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