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來源

作者:蘇緋雲博士

 

青少年從教會流失,一個最重要的關鍵是社會、學校、媒介教導的無神思想,當然,主要就是進化論的思想,甚至有不少教會學校也只教「上帝創造」,但沒有給孩子足夠的資訊去應付進化論強調的各種所謂「證據」。當我們的大女兒進了一間很好的教會學校時,我也驚訝的發現,學校用的生物課本還是以進化論為骨幹。和老師了解時,她說:因為找不到好課本,但她教的時候,不會照書本教。這是不夠理想的。因此我介紹她以聖經為骨幹的書本,介紹她參加信聖經的科學家的講座。

我的女兒「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自己的孩子,她有很好的教課書( www.creation.com; www.answersingenesis.org ),你可以看看。以前我教我的孩子時(在家教育)沒有那麼多資料,現在已經有很多了。

如果你不可能「在家教育」,或有好的教會學校,你就必需用更多的時間和精神,鏟除外面所教錯誤的資訊,再建立正確的資訊。這要你自己思想,什麼是最重要的,就要把人力、財力、精力都投資進去,以免到頭來不但失望,更叫你心疼。

讓我們處理一些大眾媒介常用來作為進化證據的資料,一同看看「理論(或假設)」是否與事實一樣。

轟動一時的米勒-尤里(Miller-Urey)實驗,他們假設古代的大氣層沒有氧氣,但有甲烷(CH4)、氨(NH3)、氫(H2)和水。他設計了一個儀器,把空氣全抽出來,再加進這些原料,加電花,加熱。經過一週之後,他得到一些簡單的氨基酸,因此轟動一時。因為他說,既然他能夠在實驗室設計一個情況,產生氨基酸,那麼,在大自然的情況下也能產生氨基酸。而氨基酸就是組成蛋白質的基本單位,有了這些基本單位,假以時日,就能組成蛋白質;有了蛋白質,假以時日,就能組成單細胞;有了單細胞,就能有生命了。但是,我們需要明白一些事實,舉例:

1、米勒-尤里等用他們的頭腦設計實驗,選擇使用特定的材料和儀器做實驗,而進化論要求沒有頭腦,沒有設計,只有物質,自然而然發生。

2、他們要故意抽空儀器,沒有留下氧氣,當時他們認為古代大氣層沒有氧氣。如果他們的儀器中有氧氣的話,他們就不能得到氨基酸,這實驗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他們用他們的頭腦和設計,把氧氣抽掉。

3、他們的氨基酸要得到保護,不能讓這些氨基酸再回到實驗過程中去,要不然,這些氨基酸都會被破壞掉。所以,他們要用他們的頭腦設計一個保護的方法,才能得到一點氨基酸。

4、我們所知道的生物中的氨基酸都是「左旋」的,但米勒等得到的氨基酸都是右旋的。在組成生物中的蛋白質時,只可容許全左旋的氨基酸。如果加入一些右旋的,那麼就與我們所知道的生命無關。沒有人知道怎麼在無智慧加入、無設計、自然的情況中,能夠產生只有左旋的氨基酸。

5、現代的研究,已經不能同意原始的大氣層沒有氧氣了。因為,如果有水,水是由氫和氧化合而成的,水分解為氫和氧。氫較輕,因此會往上升,留下氧在地面上。如果沒有氧也就沒有臭氧層的保護,太陽的紫外線的破壞,就不堪設想了。

米勒-尤里,生命來源的實驗已經破產了。那麼,聖經對於生命的來源又如何解釋呢?聖經告訴我們,上帝的創造是各從其類,很合理的,我們可以說,根據聖經,生命來自生命。

約翰說:「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也看見過,現在又作見證,將原與父同在,且顯現與我們那永遠的生命,傳給你們)我們將所看見,所聽見的,傳給你們,使你們與我們相交,我們乃是與父並他兒子耶穌基督相交的。我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使你們的喜樂充足。」(約翰壹書一章1-4節)

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就是那永遠的生命。難怪約翰又說:「這見證,就是上帝賜給我們永生,這生命也是在祂兒子裡面。人有了上帝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上帝的兒子就沒有生命。」(約翰壹書五章11-12節)

耶穌他自己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耶穌基督,萬物是藉著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祂造的。生命在祂裡頭(約翰福音一章3-4節)。

是的,生命來自生命。這是為什麼多年來科學的研究,依然證實生命來自生命。

大家都知道世界有盛名的法國科學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我們現在的鮮牛奶都是用他的辦法清毒的,我們以他的名字稱這種消毒法:巴斯德法(Pasteurization)。古代的希臘哲士們相信小動物如虫、老鼠、蛆是從無生物變來的,這種信念叫作「自然產生論」。但是在主後 1668 年,一位意大利生物學家拉底(Francesco Redi)推翻了這信念。以前以為死肉會變成蛆,但 Redi 以通空氣的布蓋住放死肉的容器,蒼蠅不能進到死肉,也就沒有蛆出現了,因為蛆其實只是由蒼蠅的卵孵出來的,長大了就變成蒼蠅了。

但是,到巴斯德的時候,人們還相信更小的生物還是自然產生的,從無生物產生的。這方面,巴斯德的實驗給這種信念當頭一擊,他的著名的長頸瓶,一方面空氣可以進入,一方面防止細菌進入。結果他開始了「細菌學」,也因此對醫學有極大的貢獻。

巴斯德信上帝,他認為科學的發現叫他更加看到上帝創造的奇妙。在他的「靈堂」(放他棺木的房間)房頂的四角上寫這四字「信、望、愛、科學」(Faith、Hope、Love、Science)。他的生命中有不少「悲劇」,比如,他五位兒女之中有三位孩童時逝世,他自己中風,行動不便,這是為什麼他在巴黎的實驗館的樓梯,每級的高度比一般的樓梯低。但是,他的一生都在榮耀上帝,就算有了名之後,他還是謙卑的歸榮耀與上帝。他可以用他的發現賺很多錢,但是,他選擇用這些研究的結果造福於群眾。

巴斯德的一生,正好告訴我們,科學、聖經與人生的關係是多麼的密切,多麼的真實!生命唯有來自生命,就算是微生物,仍然證實生命唯有來自生命!

進化論的論調,生命可以來自無生命,從來沒有被證實。多少相信進化論的科學家,花了多少納稅人的錢,要給進化論生命起源帶來一點希望,但是,無論他們多麼努力,用了多少錢,花了多少精力,都沒有結果。聖經這麼一句看似簡單的話,卻是百試不爽,「各從其類」,生命必需來自生命。這是多麼的有震撼性!為什麼?因為這是創造主的話!

「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篇一一九篇115節)。有了創造主上帝的話,無論在我們人生的道路上,我們科學的研究上,我們的事業上,我們的世界觀、道德觀,以至家庭觀、教養兒女等事上,都給我們指示著正確的方向。

(節錄自真理報237期,2013年6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