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突變

作者:蘇緋雲博士

 

以前的進化論認為「用進廢退」,但新達爾文主義不再相信這解釋,因為知道是行不通的,所以新達爾文論認為遺傳基因的突變,提供了新的材料。有時候這些新的材料叫那些擁有這新材料的個體更能生存,因此,在物競天擇的情況下有利。過了一段時間,就會淘汰那些沒有新材料的個體─淘汰祖宗─因此進化。

可是,事實上並沒有見到基因的突變帶來生物形體上的改變,所以,沒有任何證據可提供進化論所要求的改變。比如,由無脊椎骨變成有脊椎骨,由魚變成青蛙,由青蛙變成爬虫等。這種進化論要求的變化,必需是生物形體上有顯著的變化。

基因突變是什麼呢?是細胞繁殖的過程中,從一個細胞變成兩個細胞時,細胞的染色體會從一組長成兩組。細胞的基因是決定該個體的形態等性質,細胞的基因是在我們常聽到的 DNA(註)上。

當細胞繁殖,從一組 DNA 長成兩組時,DNA 的兩條長鏈要分開,抄成同樣的長鏈,在抄的過程中,如果有抄錯,這抄錯就是基因的突變。

自從 1900 年以來,這小小的果蠅,就是生物學家的寵物。人們已經用這果蠅(Drosophila) 做了多少萬次的實驗,因為果蠅的染色體(Chromosome) 只有四對(人有23對),比較簡單,又因為果蠅的一代比較短,十一天就可以有一代。這樣,實驗的結果不需要等許多個月或許多年(比如,如果用海龜做遺傳的實驗,海龜的一代約是廿年,那麼,要那麼久才能看到實驗的結果!)因此,以果蠅做實驗就方便得多了。

在實驗室,遺傳學家 Ed Lewis 路易士用有三種突變的果蠅交配,可以產生四個翅膀的果蠅,表面看起來好像是「進化」,從兩個翅膀加到四個翅膀,但事實上,這多增的兩個翅膀一點用也沒有,因為沒有肌肉,沒有筋腱,沒有神經與這多出來的兩個翅膀連在一起。當然也沒有指揮翅膀的腦部,什麼意思呢?是多了兩個翅膀,但就如一架飛機多了兩個沒用的機翼。你想,如果你乘的飛機是那樣的話,飛得更好嗎?多了兩個沒用的翅膀,這果蠅不但沒有進化,而且是極度殘障!

這樣的果蠅,如果不是在實驗室裡得到特別的保護和照顧,你想牠能夠生存到繁殖下一代嗎?如果是在自然環境下,大概早就餓死或被吃掉了!

四翼果蠅是在人工製造的情況下,使三重突變成殘障的果蠅,交配而生下的。這三重殘障的果蠅,在自然的情況下是難以成長繁殖的。事實上,培養出來的四翼蒼蠅,如果放牠自由到自然環境中,你想牠能夠找到另一隻四翼異性蒼蠅來交配生子嗎?大概只有「死路一條」吧!

正常果蠅有一對翅膀和一對平衡器,叫牠可以飛翔。平衡器是在翅膀後面(見圖),小小的,看起來有點像小翅膀,但是這對是果蠅飛翔必要的平衡器。這三重突變的怪蠅在平衡器該在的部份長了另一對無功能,看起來正常的翅膀,所以這四翼果蠅真是極度殘障!

1889 年,Sicily 有一位小孩出生,Francesco Lentini 他有三條腿,四個腳,十六個足指。你會說這是進化嗎?他父母不要他,幸虧有一位親戚領養他。雖然他有三條腿,但是他還是人,他的價值和尊嚴和你我一樣,他同樣有人權。但是,多了一條腿並不是進化!Lentini 多出來的腿有肌肉,有筋腱,有血脈,有神經,可以動,但是仍然不是進化。四翼蒼蠅更加不是進化了!

身體的構造太奇妙了,每一部份,每一條肌肉,每一條骨頭、筋腱......都必須配搭得剛剛好,就算小東西像果蠅,也是非常複雜,每一部份都必須同時存在,互相配搭,才能發揮功能,絕不能有了翅膀,等待其他部份慢慢再出顯!這多了出來的翅膀,既然沒有功能,當然對果蠅一點用也沒有。照著進化論的觀念,這多出來的翅膀必須使果蠅更能生存,生更多的後代,才能取代只有一對翅膀的果蠅。事實卻是相反,四翼果蠅沒有比兩翼果蠅更適合生存,生更多後代!而是較正常兩翼果蠅更不適生存,更不能繁殖後代!

這「彼此配搭」的原理,也叫我想到聖經中告訴我們的配搭。上帝造我們,各有不同。我們有不同的高矮,不同的身材,還有,不同的個性,不同的喜好,甚至口味也不同,做事情的方法也不同。記得我們在馬來西亞時,我丈夫和我很喜歡吃榴槤,但是,我們的小兒子一點也不喜歡。雖然他會客氣地吃一點,但是,他不喜歡那個味道。有一次,我們看見一檔賣榴槤的攤子,就在公共廁所的旁邊。我丈夫說:「怎麼會在公共廁所旁邊賣榴槤呢?」小兒子取笑說:「那有什麼分別!」哈哈,一個人認為香的水果,另一個人可能認為那味道是臭的!有的人做決定很快,有的人很慢;有的人很仔細,有的人不要求仔細;有的人要求正確,比如年、月等數目都要正確,有的人只要大概就可以了。

就像我們身體上有不同的肌肉,有的是粗的,有的是細的;不同的骨頭,有大有小,有細到幾乎看不見;不同的關節,不同的筋腱等等。上帝造我們身體的時候有美好而仔細的設計,當各部份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得增長,得建立。

上面那幾句是不是有一點「似曾見過」?是的,這正是聖經中以弗所書四章16節的話。在教會裡,甚至在家中,都應實行:「惟用愛心說真理,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以弗所書四章15-16節)

上帝的創造是十分精細,十分美好的。我們愈知道科學的事實,我們就愈從心底讚嘆上帝,祂以無比的智慧創造萬物。我們日常所見的萬物,各種大小生物,甚至那麼小的果蠅,都是上帝以無窮的智慧所設計創造的。絕不是進化論所講的,無智慧,無設計,無目的亂碰的結果。這是為什麼無論科學家怎麼以他們有限的頭腦智慧,培養出來的所謂「四翼蒼蠅」也不過是可憐的殘障蒼蠅!進化論學者認為可以提供進化原料的「基因突變」所提供的,只有一般「抄錯」的共同結果,就是沒有原本的好。事實上,我們所知道的「基因突變」帶來的,最常見的就是癌症!

「四翼果蠅」是一般教科書用來作為支持進化的例子。現在我們可以幫助自己和我們的孩子,了解牠並非支持進化的例子,相反的「四翼果蠅」告訴我們,基因突變帶來的,不是進化,而是殘障。

對我們為人父母的,兒女是最重要,最寶貴的。多少父母盡量工作,為要有多一點錢給兒女讀書、補習、學琴、運動、學各種文藝,但是,有什麼比兒女有美好的生活,美滿的婚姻,最高的智慧和永恆的生命更重要呢?你當然肯花一點時間、精神、金錢,避免我們的孩子在毫不科學的進化論洪流中失去。真理是不怕問的,我們和我們的孩子應該問問題。當老師被教育系統指定要把進化論當事實教的時候,我們的孩子應該提問,要求老師供應可觀察的事實,如果老師提「四翼果蠅」以支持進化時,我們的孩子應該問: 「長翅膀的基因本來就有了,對嗎? 並非進化出新基因?」 「這多出來的兩個翅膀有什麼用,叫四翼果蠅更能生存,以致原來的果蠅會被淘汰呢?」 「沒有平衡器,對果蠅有什麼好處?」等等......。

問問題表示有思想,因為老師也是照著上帝的形象被造的,所以要尊重他/她,要有禮貌,不是挑戰,而是求知。謙卑聆聽他人的意見和解釋是很重要的,然後我們才能夠平心靜氣地審核各見解和想法,這樣我們就可以頭腦清醒地追求真理。

我們已經提了好幾個學校教科書當作支持進化的例子,相信有助於我們審核,到底所謂進化的「證據」,是否真的是支持進化的證據。記得過去發生的事情,是不能重複的。歷史不能重演,所以不論是所謂支持進化或支持創造的證據,都不能重演,都不是實驗科學的範圍之內。我們觀察到的事實是事實,不論是相信進化者或相信創造者,他們所看到的事實都是ㄧ樣的。但是那事實的解釋卻是看解釋者的世界觀和假設而定。

下次我們來談談另一方面,看看各種奇妙的設計,是以進化或創造去解釋比較合理。

註:DNA 脫氧核糖核酸 Deoxyribonucleic acid,是生物的大分子,主要功能是儲存資訊,管理和指揮生物的一切構造,及生存所必須的一切材料的建造,製造,運作等。帶有蛋白質編碼的 DNA 稱為基因,其他(以前認為無用的)的 DNA 更有「管理層」和更多的功用。

組成 DNA 的單位叫核?酸,一般可稱為 A. T. C. G。最基本的就是這四個單位的排例,決定不同蛋白質的製造。例:這四單位的排列如:CCATAGCACGTT......等。

(真理報240期,2013年9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