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治療和基因鑑定的新發展

作者:天博 博士

 

基因治療

上次已提到目前基因治療仍屬早期階段,完全治癒例數甚少。在英國 2002 年 4 月第一個「成功治癒」的例子,是一個 18 個月大的幼兒名叫 Rhys Evane,他患有先天免疫淋巴球低功能症,住在無菌室病房,接受了 Gamma-C 基因治療,現在已「完全治癒」。過程並不複雜,只是將患者的骨髓細胞抽出以後,用病毒作載體,將所需的基因注入骨髓內的樹幹細胞中,再將治好的新骨髓幹細胞注入幼兒體內,從而治癒此疾病。他的白血球現在已完全恢復正常,但仍需長期觀察其效果,才能真正肯定是否痊愈。

此一「完全治癒」病例給醫學界帶來驚喜,期望以後基因治療會更快發展到臨床應用。美國從 1990 年開始基因治療,其中 63% 用於治療癌症,20% 用於治療先天基因病和其他疾患,使病狀減輕,延長生命,但是完全成功個例很少。

已知單一基因病已超過 6 千種,大部份都是罕見病,基因診斷最成功的是地中海貧血。這種病的發生,是由於血紅蛋白基因有缺欠而不能合成血紅蛋白。帶此基因者全世界約有三億,但不一定發病,而患者則需要每數周就輸血一次。目前用 DNA 檢查已可控制貧血胎兒的出生率。

基因治療中,導入外源基因為主要方法,可用腺病毒或反轉腺病毒為載體。但是,病毒可能使染色體突變,也可能致癌。現在科學家不用導入病毒也可以對身體基因作正面調控,使原有基因關閉或開放,從而降低壞基因的作用。中國科學家在第四號染色體上解讀了一千萬個鹼基組排列(這條染色體上有二億個鹼基),並發現如果第四號染色體某一段脫落,將會導致肝病或肝癌(中國多見的疾病),將來可以研究出預防和治療的藥物。基因雖然是很多疾病的導因,但是也受很多因素影響。例如:基因和環境的互動,很多基因引起的病仍有它的變異性和不確定性,基因與基因疾病的因果關係也相當複雜。

那麼人類現在已經知道如何改造基因、更換基因。如果用來治病,特別是遺傳病,去掉壞基因,換上好基因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如果為了選擇自己喜歡的樣式去改變基因,選擇後代,這就會有很大的問題。所以,人類的生殖細胞傳基因的技術,如同克隆技術一樣已被禁止。科學家希望不是單去消滅含有不正常基因胚胎,而是想徹底的治療它。如果在胚胎試管中進行基因治療,無論如何都有一部份胚胎要被消滅,即毀掉生命。

DNA 鑑定

基因檢驗可以檢查犯人,緝拿兇手。追蹤兇手原來是用指紋鑑定,現在發展到用血液或精液鑑定 DNA 來確定兇手。最近香港大學馮樂錦教授使用的方法,只觀察九對染色體(每個人有二十三對),每對一小段的基因,用特別電腦設計程式可以檢出真凶,速度比美國快出幾倍。也可以找到嬰兒身份,確定父親是誰。如克林頓醜聞中,從萊溫斯基裙子上的精液可以找出它來自何人,同樣的道理也可以用來做親子鑑定。最近,2002 年 5 月的一個電視節目中報道,在一個美國 DNA 化驗所,竟查出三分之一的孩子不是現在的父親所生,最後母親都承認有過婚外情。這是一個可怕的事實,由此也可知美國的婚姻道德觀墮落到了何種地步。

基因與道德、行為

(1)最近報道,男性染色體內的 XY 基因,在有些殺人犯體內卻呈現 XYY 基因排列。有人研究有兩個 YY 染色體的男性具有暴力傾向,或者易犯傷害人的罪。有些人認為其他嗜酒、嗜賭等行為也可能與基因有關係。

(2)同性戀基因研究組是在 NIH 的 Dean Hamer 小組,在 Science 雜誌和 Newsletter 上都曾同時發表有關發現所謂 “GayGene”(同性戀基因)的報導,使人多誤解同性戀行為是天生的。但是,「同性戀基因」從來沒有被公開承認過,美國同性戀研究治療協會(NARTH)卻懷疑 Hamer 的研究結論,認為某種共同家庭基因染色體變化,並不能肯定與同性戀行為有關。Science 雜誌所發表的文章中指出:同性戀行為不一定出於遺傳因素,可能和家庭環境有關。

總之,基因與行為的關係是最有爭議的問題。根據一般行為來看,作父母的如果有音樂或藝術天才,下一代容易有同樣的天賦。如果說行為一部份由基因遺傳,另一部份則由後天教養而成,優良品質或天賦容易理解或有上代基因遺傳,但是犯罪基因或不良行為基因是否存在會有較大的爭議。根據聖經創世紀,我們可以推測神所創造的最原始的基因,肯定是好的,但因人犯罪及受詛咒後的壞環境等影響,使基因突變、變壞,而且可以遺傳下去,可能成為疾病基因和壞行為基因。可是,法律上不能因為有不良基因而減輕犯罪的懲治或獲得原諒。人需要對自己的犯罪行為負責,就像聖經所提到的:罪的來源是由亞當一人入世界而傳給所有天下的後代,但世人要得救重生,仍需認罪悔改,而不能為自己的罪找託辭,說是由亞當傳入。「同性戀基因」並沒有任何肯定的研究結論,同其他犯罪傾向一樣不能因基因的遺傳而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但是,也許某些行為與基因疾病有關。比如,高血壓的人容易性格暴躁,心臟病的人易情緒激動,情緒抑鬱的人易得癌症。但大多數科學家認為,行為與基因並無直接的關係。

我們認為即使行為與基因有關,但是也要在特殊條件下被啟動而發生此行為。實際上很多同性戀者,接受主耶穌的救恩後就能徹底改變這種行為,是靠主的大恩大力。所以,即使有行為基因,特別是壞基因,這些人在好的環境下,如在基督教家庭內、好的教育制度內,壞行為也不易發作。因此,罪性雖從亞當來,人犯罪仍是自己自由選擇的結果,因此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真理報106期,2002年7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