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禁止複製人法案

作者:天博 博士

 

最近,加拿大下議院通過禁止複製人,但可以作胚胎研究法案的探討。經過十年討論、研究,加拿大國會下議院(THE HOUSE OF COMMONS)在 10 月 21 日正式通過一項法案:禁止複製(克隆)人類,但准許用胚胎來作桿細胞研究,這個法案僅以 149 對 109 票通過。所以,最後仍要得到上議院(SENATE)覆議,提出修正建議,最後聆聽各方意見面之後再決定立法。

這個法案還包括了禁止買賣精子和卵子、及禁止付錢給代母來生產嬰兒。這次的法律初步通過禁止複製(克隆)人,其實已經是太晚了,比歐洲、美國制定此法案晚了很久,但終究是個喜訊。

這個法律比歐洲的法律嚴謹得多,但是比美國又寬鬆了一些,特別是在胚胎及桿細胞研究方面(下面再詳述)。

雖然現在公佈的法案內容仍不夠詳盡,不少問題仍未觸及,但是現在仍有機會聆聽,讓加國公民提出意見和建議。我們作為基督徒,應該弄清楚這些法案的本質,然後提供最好的、最符合神心意的建議,這也是我們應有的責任。

前年初(2001 年 1 月),以雷爾(RAEL)為首,總部設在魁北克,以加拿大作根據地的邪教組織RAELIAN MOVEMENT(雷爾運動),宣稱擁有的「複製援助公司」(CLONAID),並在波伊塞利BAISSELIER女生物化學家領導的研究室已經複製了一位31歲女性的嬰兒,在 2002 年 12 月出生,名叫夏娃(EVA)。但他們不肯公開女嬰出生地點和國家。目前有報導說:該名克隆女嬰和父母已移居以色列,因其父母為猶太人。據稱女嬰健康良好,但是由於他們不肯公開讓嬰兒 DNA 與父母 DNA 測試,各國科學家仍存懷疑態度。

由於這是由邪教組織雷爾主教所贊助,為了搶先出生成為世界第一複製嬰兒,將複製嬰兒用剖腹手術取出,以便早于意大利的「瘋狂醫生」安東尼所製造的克隆嬰兒。

無論我們從哪方面來評價這種複製人的行為,都是非常違反道德、倫理、宗教的瘋狂行為。況且雷爾的邪教組織認為人類是太空外星人,他們用 DNA 遺傳工程製造人類,這種謊謬的理論竟被五万五千多隨從者所接受。對於我們基督教的信仰來講,「複製人」是對神的創造的一個很大的褻瀆,顯示了人的狂傲,想超越神,是對人類的尊嚴(神的形象)一個極大污辱和挑戰。

自第一個複製人出生之後,他們又報告第二個複製嬰兒將在荷蘭出世,還有二十個正在進行中。歐洲、美國都有類似報導,但內容多閃爍其辭,不肯公開受檢驗,而且這些實驗室多為私人的,沒有很多科學實驗證據報告,實在危險。雖然很多科學家不相信這些報導,但他們說:「也有可能。」複製羊的科學家 WILMUT 維爾慕特也公開反對複製人(評論複製人文章-挑戰神的形象,曾刊于真理報 2003 年 2 月由嘉倫撰寫,內容十分詳細,可以參考)。

現在,加拿大通過法律來制止這種隨意複製人的行動,確實是件大好事。有此立法,便可以控制這些以加國為基地的邪教組織,制止他們法無天(無上帝)地亂搞,任意妄為。 複製人是被大多數國家(中國早已立法禁止複製人)和聯合國禁止的,但是最具有爭議的是桿細胞的研究。 為何桿細胞的研究如此重要呢?因為我們有不少的疾病很難治癒。以前用器官移植的方法(換腎、換心、換部份肝臟等),來治療一部份嚴重的慢性疾病。但是,器官來源甚難,而且會產生排異反應。

近年來發現的桿細胞是一種新生的細胞(原始母細胞),它可轉變成各種組織、器官。這種細胞被注射在人體內,可以治療很多原來治不好的疾病,例如:心肌損壞,可以用幹細胞治療(香港首例成功);糖尿病,可注射胰島桿細胞來治療;神經系統疾病,如:柏金森氏病(震顫症狀)、老年癡呆症、甚至癱瘓病人,都有希望用桿細胞治療,比用其他藥物治療效果佳,療效快,這是一個新的突破。 真要感謝神,讓我們找到了一個最好的治療方法:用桿幹細胞來更新(已損壞的)組織或器官,使疾病徹底被治癒,延年益壽。 但是桿細胞來源於哪裡呢?可以分為三大來源:

一、由複製(克隆)胚胎提取桿細胞:現在加拿大政府所通過法案,要控制這方面實驗研究。

二、由成人骨髓、血、牙齒、皮膚等處,提取桿細胞。

三、將嬰兒臍帶血儲存起來,可提取桿細胞,用於治療疾病。這種方法最為理想,效果好,又不涉及製作胚胎的問題,應該鼓勵儲存每一個新生兒的臍帶血,以備自己或親屬將來患病時使用。

茱莉是一個美國小女孩,她患有嚴重地先天性貧血症-范康寧氏貧血(Fanconi anemia)。幸好,她父母知道血液骨髓專家約翰.華格納(John Wagner) 可以用臍帶血桿細胞治療他女兒的病,就決定再生一個小孩,以取臍帶血為女兒治療疾病。所以,小亞當的出生是刻意用來救茱莉的。他先在試管胚胎中被選出來,用基因診斷(P.G.D) 証明他沒有這貧血基因,而 DNA 與茱莉相合,適合作臍帶血的移植。亞當誕生了,他的臍帶血給姐姐徹底醫好了貧血症。最近三年來茱莉恢復良好,一家樂融融,是臍帶血挽救了茱莉。

進行這種治療的專家,曾於 1968 年完成世界首例骨髓移植治療白血病的個案。1990 年,他發明了用「雙份臍帶血移植」技術,成功救治許多病人。在近兩年之內,他比較了數百例骨髓移植和臍帶血移植後,肯定臍帶血桿細胞移植優於骨髓移植。他更注意到白血病病人癌細胞的消滅,不是因為化學療法或放療法,而是移植的幹細胞作用,使病人不必接受大量化療或放療。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因為不必製作胚胎,用出生嬰桿細胞就可以治療疾病。

筆者認為,就算在出生率低的加拿大和歐洲國家,如果從現在開始,每個出生嬰的臍血桿細胞都被貯存備用,經過二代、三代後,每個人都可以用他自己出生時儲存的桿細胞治病,也可以給親屬或非親屬治病。我們真要為這個新發明感謝神。由於這項發明,為了治病而製作胚胎所涉及的生命道德倫理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加拿大和其他國家所通過禁止克隆人法案中,最具有爭議性的問題是禁止生育性克隆,但可以有限度地作治療性克隆研究。所以,我們必須弄清楚這兩種克隆的區別,看清中間是否有灰色、不明地帶。

首先,生育性克隆是為了生育克隆的嬰兒,先用試管嬰兒方法,其中用換核的卵被電激或化學刺激而成胚胎。克隆定義本身是指單性生殖只用卵子不要精子,並且需要去掉原來之核遺傳物質 DNA,換上所需的人的核 DNA,才能與所需人相配合,而且可以在試管階段選擇性別,更換各種基因。譬如可能換成黃髮、藍眼、身體高大等基因。生育性克隆胚胎需置入女性子宮,這樣生出的嬰兒即「克隆人」。生育性克隆不是為了治療的目的,只是為了人滿足慾望,同複製人一樣,應該禁止。世界各國也都禁止生育性克隆。

治療性克隆是以治療嚴重疾病為目的的,如上述糖尿病、心藏病、神經系病,是醫學界最關注的。由病人核的卵細胞在試管培養成胚胎,再提取桿細胞,從而培養出與病人基因一樣的各種組織器官用來治病,就沒有排斥現象。

這種治療性克隆胚胎,由於目的只提取桿細胞,而不需要也不會放入女性子宮內,不會變成胎兒。所以,很多國家准許進行治療性克隆胚胎,一般用不超過兩週的胚胎,因為兩週之前只是一團細胞,沒有分化成組織,更沒有神經組織,細胞應無痛覺。生育性克隆胚胎需置入女性子宮而生出嬰兒,即「克隆人」,而治療性克隆胚胎不會被放入子宮內成嬰兒,區別十分清楚,不會有灰色地帶。生育性克隆被很多國家禁止是應該的,而治療性克隆被有限度地開放。但各國標準不同,是一個比較有爭議的問題。

加拿大新法案與其他國家的區別,是在管制治療性克隆方面。它比美國法案寬鬆一些,因為美國布希總統,只撥款給治療性克隆提取桿細胞系列(cellline) 的研究。在這種研究中,桿細胞是從以前生育診所製造試管嬰兒的剩餘胚胎中提取的,因這些剩餘胚胎要被毀滅。從這種胚胎內提取的桿細胞所製作的細胞系共有 78 個,而真正能供應研究者的只有 11 個。但是,美國的私人商業機構撥款不受此限。加拿大卻可以讓任何生育診所,用試管嬰兒剩餘胚胎來作桿細胞研究。但是這種桿細胞沒有被換成所需者的核 DNA,仍有可能被排斥而起不到醫療作用。

在歐洲包括英國在內,准許製作治療為目的胚胎,由於可以用卵來作,就可以換卵的核 DNA。如果用病人(所需者)的核 DNA,將來病人注射這種胚胎桿細胞,就不會有排斥。但是製作胚胎,提取桿細胞,再毀掉胚胎,也遭到很多宗教界人士和道德倫理界人士的強烈反對。

其實,最根本的問題是在於試管嬰兒的製作。現在各國生育診所普遍製作試管嬰兒,先給母親或代母注射促排卵激素,排多個卵,製作多個胚胎,選 1-3 個以後,放入子宮內育成嬰兒,其他多數胚胎都被毀掉,即製造生命,毀掉生命。但是試管嬰兒卻被大家默認,很少有反對聲音。所以,根本方法是應控制試管嬰兒製作。目前提出的試管嬰兒剩餘胚胎可作試驗,就是利用了這個漏洞。如果想強烈反對治療性克隆,就應先反對製作試管嬰兒的方法。筆者認為,唯有上帝可以創造生命,拿取生命。若有任何人嘗試超越這個界限,都是在挑戰神的權柄。人的罪惡,一開始就是因為我們的始祖想像神一樣聰明。而如今存在的醫學上的爭議,也正是因為罪的問題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有不少科學家和醫學法律專家,例如:考夫(Timothy Caulfield),加拿大健康法律政策會主席,曾提出加拿大法案過度地嚴勵,成為刑事法案。因為,研究者如果非法進行實驗,如進行生育性克隆試驗,就會被判處十年監禁和罰款五十萬元。其實,美國對這種非法實驗,也可能判十一年監禁。這種嚴格法律至少可以對某些邪教有阻嚇作,不讓他們進行瘋狂、任意妄為的克隆人舉動。

禁止買賣精子、卵子和付款給代母,更是一種好的法律。因為有生命的生育細胞和孕育嬰兒的女性子宮,都不應用於商業行為。它是有尊嚴的生命物質,但是,自動捐獻精卵子的或免費作代母的更是稀少。曾有代母生完試管嬰兒,不願交還其真正父母。這種道德倫理問題一定會不少。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我們不能把這麼神聖的一件事,看作只是一種動物生理現象而已。

所以,保守派或嚴謹派基督徒認為,生命是由精子卵子配合開始,胚胎是有生命的,不可以人工方法製造胚胎。不論為生育目的也好,為治療疾病也好,都應禁止。克隆方法是單性生殖,違反上帝所定規律,不應該進行。

開放派則同意治療性克隆胚胎可以作研究,提取桿細胞,治療人類嚴重疾病,但胚胎最好由生育診所試管嬰兒剩餘胚胎。上述兩派都不同意生育性克隆。尤其是技術不夠理想,產生畸形兒,特別是家庭倫理、道德、人際關係的各種問題,都不應作克隆生育性胚胎。筆者認為,由初生嬰兒臍帶血提取桿細胞,是最好最理想方法。

現在美國、加拿大和中國都有不少血庫可以貯存臍帶血,費用不高。其中珍貴的桿細胞與嬰兒有同一種 DNA 遺傳因子,也可能與他父母、親戚吻合,不會有排斥作用,可以有益大家。一生只有一次,所以不要錯過機會。筆者建議儲存初生嬰兒的桿細胞,為大家將來可能生病作最好的治療。臍帶血桿細胞肯定比成人身體內桿細胞功能強。更重要的是,人們不用再去想用克隆胚胎取桿細胞,不會因毀掉胚胎而得罪神。

本欄以前在「生物新科技與基督教信仰」中曾提及,很多嚴重疾病需要用最徹底辦法來醫治,即器官組織移植來治療。而細胞注射治療中以胚胎注射為最佳。其中羊胎注射在瑞士進行多年,效果不錯,但是有些報告顯示出合法墮胎的胎兒,被注射治療嚴重疾病效果更佳。目前,桿細胞注射成為最新醫療方法。由於桿細胞必須分化成各種組織細胞才更有效,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使它分化,促成各種細胞,如胰島桿細胞可以治療糖尿病,心肌桿細胞治療心臟細胞損壞,神經桿細胞醫治柏金森振、老年痴呆症,都是極有前途的科研工作。

如前所分析,從基督教信仰基礎觀點來看,不可用胚胎來提取桿細胞。另外,成人桿細胞可由血、骨髓、皮膚、牙齒等提取及培養。但是,進行培養和生長就比較困難。現在可用嬰兒臍帶血貯存,為將來提取桿細胞備用。每個下一代、二代、三代......嬰兒都作貯存,每人將來都有儲存合乎自己遺傳因子 DNA 的臍帶血桿細胞備用,它容易培養及生長。那麼,將來肯定不再需要用治療性克隆胚胎提取桿細胞,也就沒有道德、倫理、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問題了。筆者認為,應該儘快鼓勵貯存嬰兒臍帶血。現在,臍帶血技術過關,雖然需私人出些錢,也是值得的。

(真理報123&124期,2003年12月&2004年1月號)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ChineseChristianShort-TermMissionTrainingCentre